>
>
材料、設備、工藝 家具生産亟需打開創新大門

新聞中心

材料、設備、工藝 家具生産亟需打開創新大門

在80年代的日本家具生産行業已經走過了模仿時代,邁進了創新的門口。而現今的中國也需盡快踏出創新第一步,從材料、結構與設備、制程與工藝的三大方面對比分析與外國在家具制造的不同,從中學習改進的方法。

在20世紀80年代,經常去日本。那時候的日本,剛剛擺脫戰後的“山寨年代”,各行各業都到了創新的門口。

顧家的顧老闆說他一生隻做家具,他還年輕呢!我真的一生隻做家具,去日本也隻是去學家具制造以及和家具生産有關的東西。

戰後的日本是簡單粗暴的模仿,之後他們将先進國家的産品進行拆解,并徹底研究。這還不是關鍵,他們對生産這些産品的機器進行深入研究,進行攻關、制造。

從戰後到80年代,日本人已經完成了以機器自動化來實現大規模生産。中國産品現在面對激烈的國際貿易摩擦,而日本人在80年代之後就面對了。因此他們開始了自主創新,而不單單依靠技術引進了。

還說家具。首先是材料,我們的闆式家具,幾乎全部用中纖闆刨花闆膠合闆。這些人造闆,歐美發明,使用了上百年了,日本人也用,但由于日本處于地震多發地帶,因此他們用雙包:以減輕家具的重量,避免砸傷人,而不是西方當時用實心的人造闆。

那麼制造雙包,就得先有木架:全自動的釘木架設備,日本人就自己創新發明了,速度非常快,家具因此不但輕了,成本也低了。下來的加工是修邊、鑽孔、孔裡噴膠、上圓棒榫,一條自動線完成,上闆收闆也有非常簡便的設備。這樣一個工人,開輛叉車,可以照顧8—10條線。

日本設備的特點:輕巧 、省電、耐用、不像歐美設備那樣龐大、耗電,我去成都看一間大型闆式家具廠,上闆用大型吸闆機,和銅鐵廠類似。不用問,就是不夠專業的供應商的張冠李戴。

中國太缺乏為制造廠商提供專業服務的企業了。我們已到了創新的門口,我們和日本人當時的條件不同,80年代之前,日本人能引進的也不過是自動化機械,而我們已引進了數控化設備,畢竟時代不同了。

然而,現在最先進的歐美設備,也隻有中國人買,就這樣了,下來呢?我們還是等外國人創新之後再引進,還是自己創新?我們已走到日本人80年代時的地步,他們于是進行了“科技立國”、“科技創新立國”,不僅做了,而且做得非常好。

1、先說材料:

——外國人發明了中密度纖維闆、高密度纖維闆、刨花闆、細木工闆、膠合闆,甚至濕法纖維闆。我們的農田裡,每年有60億噸 以上的稻稭杆、麥稭杆等等農業剩餘物。十幾二十年前,我們 老一輩的學者,包括我已故的老師王恺教授,都鼓吹并參與研 制稻稭杆闆、麥稭杆闆。

研發成功了,銷路卻打不開,盡管甲醛釋放量為E0級,還是難賣,因為市場轉向實木、全實木、純實木!中國是農業大國,這些農業剩餘物利用為家具材料多好呀!但由于銷路打不開,市場小,成本也變高了。

現在大多數的稻稭杆、麥稭杆不是燒掉,就是掩埋。那些鼓吹用實木、全實木、純實木的人,主要是不懂行的媒體人和公知,其實他們是在犯罪。

——今年初,在美國馬裡蘭大學的兩位中國人,材料科學系的胡良 兵副教授和機械工程系的李騰教授,做出了一種所謂的超級木頭,其實就是木材改性的工藝,使木頭可以變得和鋼一樣的堅硬。因此将軟木改性成像黃花梨、紫檀等“紅木”一樣的硬度,更不在話下。當然也可以将木材照紅木的顔色一樣地從裡到外加以染色。

我不知道這兩位教授是否已加入美國籍,假如沒有,那這個創新是屬于中國人的。然而,在中國有用嗎?不要說人工處理的硬木,連不在紅木标準裡的硬木,都不能穿上“紅木”的黃馬褂,不能算是名貴硬木(木材還有貴賤之分)。因此,這兩位教授創新的産品,可能會和稻稭杆、麥稭杆的命運一樣,被中國人舍棄。

因此,創新要有創新的社會土壤,中國的“硬件條件”已逐漸達到,但“軟件條件”還遠着呢。因為我們的農耕文化太長久了,農業社會的觀念深植于社會中的每一個人,要改變是十分困難的。

根據馬林諾夫斯基(Malinowski)的文化三因子論,社會觀念是最難改變的,根深蒂固地“暗中”指導着我們的生活,反射在生活方式中,甚至影響了人與人之間的關系。

2、結構與設備:

我們的闆式家具的結構設計,用的還是德國人幾十年前的32mm系統,有闆式生産企業吹噓他們不但是創新,而且是颠覆式創新,我不知道他們颠覆了什麼?材料?結構?生産工藝?程序或者是機器設備?

我們現在大型的闆式工廠,有多少是用國産的機器設備的?就連簡單的往複噴漆線,目前電機是用日本的為多,噴頭、泵等核心部件,大部分用法國的或日本的。中國人仿德國的Venjakab或意大利的Superfici(SCM)、Cefla,隻搞搞箱體、輸送帶、輸送帶清洗裝置,流平這些低科技的配套。

由于目前環保要求,對這些設備的需求大,而買外國的原裝整條線太過昂貴,因此需求大于供應。就這樣,國内這類機器廠,就牛的不得了。其實,這還是處于日本80年代之前的狀态,是他們所謂“逆向工程”的時代,還未進入創新的階段。

其他許多大型設備,基本都是這樣,電子控制、主機都還是外國的,我們也隻是做做配套。生産設備的主機,我們如果無法獨立制造,那如何步入創新?就像我們的電子行業,沒有芯片,隻有下遊的應用,那就是把大廈建在沙灘上。

3、制程與工藝

現在歐美日的智能科技(中國也做了大部分),已足夠讓我們的企業發展工業4.0——假如市場需要的話。

工業4.0的主要六個步驟:感測器安裝(Sensors Inputs)、連結(Connect)、傳送(Transport/Transfer)、資料管理(Data Management)、分析(Analysis)、産出(Action/Output)。

感測器在生産制造中,及時地收集到所有相關資料,而這些資料和所有生産設備連結起來。這一整個系統的資料,經過資料管理與分析,使每一個環節都會因應不同的狀況而做出不同的應變。這是一個自我優化的系統,其實這也就是工業工程的基本内容。簡單地說,所謂工業4.0,目前智能科技已經有了,而手段與工具,也是早就有了的工業工程。

那我們還能有怎樣的創新?當然對應市場的需求而在制程方面有所創新,那是可能的。但關鍵還在基礎研究,機器設備裝置、元件配件、電子電氣等等上遊的工業,才能引導出真正的創新,至少是維續性的創新。